话痨废废芒

讨厌的东西也只能接受啊。
想做一个天真的人,相信童话的那种。
即使知道没有希望也仍在祈祷。

又是我无聊的日常,有没有人愿意看啊。
如果看了就评论个“看了”吧。让我知道还有人哪怕对我有一点点好奇或在意,哪怕只是因为无聊看这无聊的故事。

那天舍友问我为什么明明想哭还在笑。她说这没必要。
我想我要变成一个稳重的人,一个不会把自己的情感暴露出来的人,一个感情的商人,大概那样就不会被感情伤害太深了吧。
一无是处的我终于没能下定决心杀死自己,去医务室说睡不着意图是想买到安眠药,但是医生只给我两颗助眠的胶囊,两颗7块钱,好贵。不过如果有一天舍友发现起床哨声响起几分钟后我都没动,叫我也听不到,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好像也挺尴尬的。以后尽量找到一个有点意义的死法吧,最好是舍己为人之类的。我真是自私啊,明明是自己不想活着,却还想靠别人留下好名声,让别人无法偿还。
苟且偷生般活着、不被人接受的我啊,像个异类一样。
今天买了板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到,不过下次我回来肯定能看到。学校两星期回来一次真是让人烦躁。不知道用数位板画画是什么感觉,但我知道我的画不会让我太惊喜。
有时觉得呼吸好累。莫名有一种睡觉无法消除的疲惫。有的梦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,只是醒来会有一种失落感。有的时候在梦失去了很多,醒来也记忆深刻。不过最近很少做梦了,即使做梦也一醒就忘了。
刚才选了十首歌听。奇迹的山真好听。
有一节晚自习想把右手抬起来,但不能控制,用左手把右手拿起来才惊觉刚才发生了什么。真奇怪。
嗯,平凡之路也很好听。
猜猜我现在又在听什么歌?
我和她在某些方面有一点像椿和湫吧。每天听着她说喜欢那个人,说那个人可爱……
我真是个坏人啊。
哦,现在是所以你和我了。
才发现没加书名号,懒得加了。
虽然歌还没结束,但我想不到什么可以说的了。
我没事,不用在意。
虽然知道不会有人在意吧。

评论